电永磁吸盘

编剧兼原著小说作者未夕跟观众同步追看《乔家

添加时间:2021-09-10

  普通的生活最容易引起共鸣

  编剧兼原著小说作者未夕跟观众同步追看《乔家的儿女》

  家庭生活剧《乔家的儿女》在江苏卫视播出一周。在《扫黑风暴》《幻想之城》多部大剧同档期竞争之下,这部由正午阳光制造出品的国剧仍然受到关注。在编剧兼原著小说作者未夕看来,这次的创作印证了她最初的理念,“平凡的日子最值得汲取,普通的生活最容易引起共鸣。”

  改编不怕大刀阔斧

  电视剧《乔家的儿女》的编剧未夕是同名小说的作者。《乔家的儿女》小说出版于2012年,直到2018年才等到适合的影视化团队——正午阳光。正午阳光的IP翻拍胜利率极高,从《假装者》《琅琊榜》到《都挺好》《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》,多部爆款口碑剧都证实了这个团队的牢靠。文学与影像是两种表白方法,如何在小说情节与影视公道化之间进行均衡,对编剧来说是最大的考验。

  “《乔家的儿女》是我本人的作品,改编难点其实不是特别显明。我的观点是,小说是小说,剧本是剧本,这是两个完整不同的概念。”未夕的改编理念是,首先故事宗旨不能变,体现家庭团结的气力,展示时代环境下一般大众的生涯状况,“捉住了主旨,情节是可以变动的,但人物的运气不能扭曲,我感到能够大马金刀地对原著内容进行改编,凸起戏剧的抵触跟细节。”

  小说《乔家的儿女》以时间为线索,将三十年社会发展变迁作为背景,把乔家五个孩子的人生故事彼此交叉,带给读者平凡、琐碎而实在的感触。未夕说,剧本假如也循着小说的脉络去写,“生活流”就会变成“流水账”,“这是一部群像戏,必需重视人物之间的戏剧接洽,最怕把人物给写散。”

  电视剧比小说更温暖

  经细致致的剧本探讨之后,未夕和导演张开宙确认了修正方向:“攻破本来的时光线,在一个大的框架里虚化年代,把许多人物和事件融会在一起,构成更强烈的戏剧矛盾及人物关系。”以“二强挨打、一丁上门”这一情节为例,小说里是一前一后发生的事,“我把这两件事融在一块,写的是一丁上门那天正好二强被打,这样就把很多人物都串联在一起了。”

  小说中人物都活在泥潭里,想要挣扎着出来,却越陷越深。未夕说,剧本在整体基调上也做了调剂,“观众会看到暖和多过阴郁,这是咱们全部时期所须要的一种力气。”以小一成举报父亲赌博挨打之后的情节为例,书里写他跑到一个放弃的工地躲进了水泥管里,“一成惧怕的时候想躲进妈妈的怀抱,但他不妈妈了,这根水泥管实在是母体的象征。后来,仍是小婴儿的七七爬进水泥管,实现了兄弟之间第一次灵魂对视,也映射着之后救赎他的还是七七。”

  解读笔下的人物时,未夕以为《乔家的儿女》这出戏里没有相对的坏人,也没有绝对的好人。对剧中的中心人物乔一成,未夕说,当初写这个人物时并没有把他往“长兄如父”的主题上去写,“我认为他就是一个普通人,生在一个蹩脚原生家庭里的普通人。他既厌恶自己的原生家庭,极力想解脱,但又在埋怨中,为自己的兄弟姐妹贡献着。直到最后,他才清楚这个家庭才是他真正的归属和依附。”

  至于观众们又爱又恨的“渣爹”乔祖望,未夕说,演员刘钧用传神的表演浮现了一个特殊贴近事实的人物。

  还原南京老城记忆

  《乔家的儿女》故事产生在南京,剧组专门到南京片子制片厂请了一位老美工师傅,来为美术置景把关。

  “记切当时导演给我看手机里的一段视频,告知我乔家是什么样子时,我一看就热泪盈眶。良多童年的记忆都呈现了,像红星电影院、虹板桥派出所等,这些南京当年的地名到当初可能都不存在了,然而这段生活在剧里被我们保存了下来。”

  由于疫情的缘故,未夕没能提前看到成片,她也是在播出之后才和观众们同步追剧。对于观众的反馈,她表现“特别感谢”,她说自己也更爱好像普通观众一样,天天守候《乔家的儿女》更新。问她这部剧何以如斯动听?她感慨:“这部剧的内核就是生活。我一贯都认为平常的日子是最值得吸取的,普通的生活最轻易引起共识,还有什么比老庶民一天一天的日子更活泼、更切实呢?我永远要把笔触放到平凡生活这一块,这是我善于的,是我爱好的,也是我真挚想要抒发给观众的。” 

  本报记者 李夏至 【编纂:张燕玲】